忘忧小说网最新章节,忘忧小说网全文阅读,忘忧小说网无弹窗
八天时间,悄然而去。

天刚蒙蒙亮,维多利亚大酒店的门口已经停着一排黑色的轿车,司机俱都一袭黑色的西装,配上黑色的墨镜,表情严肃。

高仁早早的便起来了。

拄着八极大枪站在门口,在他身边,陈艾阳犹如标枪一般站得直直的。

坚叔以及一众弟子下楼来。

他二战之后去的美国,风云一生,打打杀杀终于得以颐养天年。并开枝散叶,全球各地都是门人弟子。

一声令下,全球各地的徒子徒孙们立刻丢开生意、公司,俱都齐聚香江。

这便是大佬。

他朝高仁点点头。

气氛有点凝重。

黑色汽车朝着墓地开去,慢慢的,越来越多的汽车汇入到了车队之中。

香江的向家、裕兴集团,新加坡的陈家,台湾薛连信的代表,洪门代表风采、廖俊华,司徒家的艾达,甚至李桉也于百忙之中过来了。

给足了高仁面子。

在全球汉人的传统观念中,有一句话叫做“入土为安”。

人死之后,找到一处合适的沉眠之地,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不过,在某些地区,土地资源非常紧张,有时候甚至得靠火葬的方式来解决墓穴问题。

在全球各大城市中,香江可以说土地资源紧张问题最明显的一个,这里人多地少,寸土寸金,为了挤出更多生活空间,公墓全被修在了山坡上,密密麻麻。

好在这是八十年代,这具身体当年也舍得花钱,虽然只是一小方墓地,一小块碑。

但在高仁看来,风水甚好。

也就不准备换住处了。

放下鲜花,高仁恭恭敬敬鞠了三次躬,用心。

不管怎么说,自己夺舍了这具身体,便要继承这具身体的过往。

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,不是虚拟现实游戏。

虽然自己有系统,游戏红尘,但做人最基本的道理,高仁懂。

这是对别人的尊重,也是对自己的尊重。

“师父,阿仁来看您了。旁边这个,是您徒孙,练武的好苗子,陈艾阳,来,磕头!”

“砰砰砰!”

结结实实三个响头:“徒孙陈艾阳,拜见师祖!”

进香,倒酒!

方寸之间,酒香四溢。

“师父,阿仁舞枪为您佐酒!”

一刺之间,风雷动。

大枪如龙!

风声嘶鸣!

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。

枪上凝聚着杀意,如临战场。

“他功夫又高了一个层次,领悟了拳意,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了!”

风采目光灼灼,低声说道。

廖俊华张了张嘴:“这也忒快了吧?”

坚叔听着大枪破空的嘶鸣之声,默默的看着墓碑上的那一小张黑白照片。

久远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,犹如又回到了那个风云激荡的岁月,两滴浑浊的老泪从眼角溢出。

“四十多年了啊!老哥哥,陪你喝一杯,陪你吼一吼秦腔……等我下去了,我们一起再杀小日本……”

坚叔抬起下巴,他头发胡须已经有些花白,但在这一刻,那神采之中顿时透露出一股睥睨四方的气概,端起架势,宛如立在寂静的舞台之上,场下观众万千。

他是个练武的武夫,做过厨子,也唱过戏。

他曾经去过大上海,梦想着能成为名角儿。但最终他拿起了刀,没有参军,只是作为一个武者,他用他的方式热爱着这片土地。

日本的武者很强。

到王无敌的时代,伊藤男、田村尚义、武田角荣、菊目猿之助、竹山大枝,这五大宗师依旧存活于世。

那时候,他们已经接近百岁,依旧暗杀王无敌,实力爆发出来,普通抱丹的武者根本就逃不掉。

而因为老迈而死去的还有谁?

合气道的开山祖师植芝盛平,在98岁的时候死去,死去的前一天,在自己的道场中,还纷纷把一些强者摔撞在墙壁上。

那个岁月,多少华夏武者死在了日本人手中,无人得知。

国仇家恨,随着一口烈酒涌出。

他不唱秦腔久已,从二战后离开这片土地的时候就不唱了,因为什么,他也理不清。后来也不拿刀杀人了,改做了厨子。踏着记忆中的曲调还有梆子声,虽无花脸和披挂,但依旧有着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慷慨悲凉。

学拳一辈子,养得一口丹田气,开口便是如金铁般高亢惨烈的的秦腔。

“彦章打马上北坡,新坟累累旧坟多。”

宛如回到了那个金戈铁马的岁月,以天为被以地为席,荒山之间放声高歌,踩着早已经消散的鼓点,举着刀,视死忽如归。

一口老酒入喉,眼神便亮得像是在烧。

高仁枪出如林,大风撕扯,犹如猎猎西风卷旌旗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……

坚叔就着酒,伴着大枪破空之声,声如磨铁,虽不饱满,但是却有着骨子里的凄凉和精神在,宛如金戈铁马,纵使嘶哑,也令人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随着他的声音微微颤动,仿佛被扯进兵荒马乱之中。

“……新坟埋的汉光武,旧坟又埋汉萧何。青龙背上埋韩信,五丈原前埋诸葛。”

踏步在小小的墓地过道之间,神情凛冽而威严,宛如将军百战,陌路豪杰,纵使一步悬崖,也带着宛如燃烧一样的血和魂。

往昔的记忆,心中的悲凉,似乎都随着记忆被酒意所点燃,化作肝胆豪气。

张开口吐出的不是明月清泉,而是仿佛长戈血染一般的嘶哑的豪迈声音:“人生一世莫空过,纵然一死怕什么?!”

“当!”

高仁收枪而立。

一折《苟家滩》悄然谢幕,无人拍掌,尽皆低首。

这个悲壮惨烈的传奇故事,至今风凉原畔的人们依旧传颂,人们一代又一代的传说着苟家滩,传说着王彦章,传说着忠烈,传说着英雄的悲壮,传说着历史的苍桑。

不过,却有更多的人被遗忘。

那陵园里一个个无名的墓碑,隐藏着的便是一个个伟大的过往。

“坚叔,我师父是被谁打伤的?”高仁目光如电,在他的记忆中,师父并不能打,心肺有伤。

“妖刀伊藤男!”坚叔吐出五个字,怒发冲冠,将牙齿咬得“嘎嘎”作响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